患得患失的「已读关係」:妳真正要的,其实只是一种被接住的感觉

  • 2020-07-10

「干嘛已读我?难道他现在跟学妹在一起?」

「为什幺不读不回?是不是我们的关係变质了?」

「你这贴图什幺意思?不想回就不要回……」

这些心中的OS熟悉吗?「已读不回」似乎衍生了滑世代的猜心现象,但很多人都搞错了,回不回并不是问题的起点,而是问题的「症状显现」。不论是近期彰师大的调查、国外期刊的研究,甚至是我们自己的研究,整体来说都发现几有趣的现象:


1.已读不回要看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意已读不回,当对方是你在意的人、网路成瘾者、以及在相处的过程当中,对方常常让你感觉没有被好好「接住」的人(用心理学的语言就是回应性,responsiveness)(Reis、Clark与Holmes,2004)比较会有这种焦虑的感觉。

2.重要的是安全感:如果你觉得这段关係中感受到足够的安全感,那幺不论对方是否立刻回你,基本上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差别,甚至当对方已读不回或不对不回,你还会帮忙脑补「没关係他可能在忙」,仍然觉得伴侣是支持自己的(Koudenburg、Gordijn与Postmes,2014)。

3.关係状态才是关键:不确定感较高的关係(high uncertainty)(例如暧昧、「超级好朋友」、一言难尽、地下恋情、似恋关係、分手后关係等等),比稳定的关係更容易因为对方已读不回而感到焦虑。

4.回不回都是压力:国外以及我们的研究主要都把焦点放在「被已读」者的心理状态,但实际上近期彰师大的调查,「已读别人」者也有他的压力——如果读了不马上回,对方会不会觉得我很大牌、没礼貌?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关係?如果回覆了对方,但他没有回我怎幺办?与其将球丢到大海里,不如一开始就把球藏起来──不期不待,不受伤害。

两种line世代的担心

虚拟世界的讯息回覆,就像小时候在操场完的的传接球一样。如果用依恋风格(attachment style)来思考line里面一来一往的关係(贾文玲、罗丹与林逸婷,2014),每一个手上握着通讯软体的不安全依恋者,其实都在关係当中有着不同的期待和害怕:

A.蜻蜓型:例如某些逃避依恋倾向高、不喜欢跟别人太亲近的人。脸书自拍、美食贴文、运动炫耀(即使有时候只是po完就坐下继续滑手机),他们真正在乎的并不是自己做了什幺,而是自己做的那些「什幺」是否有被人看见。

他们总是喜欢在Line里面丢出很多球,却每个都是蜻蜓点水。老实说,回或不回都不是关键,他们真正担心的并不是讯息回了没有,而是不敢让两个人的话题聊得太深。对他们来说,最舒服的关係就是广又浅,因为只要太爱,就会造成伤害。


B.金线菊型:例如某些焦虑依恋、很怕对方会有天把自己抛下的人。他们虽然嘴巴上说不喜欢等待,但却总是扮演等待的那个角色。这些人有点像是郑愁予《情妇》里面善于等待的金线菊,每天都在等待对方回覆自己的讯息,也担心自己因为忙碌或是暂时不知道要怎幺回覆的延迟,会影响到个人的关係(黄逸怀,2015)。同样的,他们真正焦虑的并不是讯息回了没有,也不是自己还没有回、更不是担忧对方背后在想什幺,而是担忧这样的互动方式,该不会是对方有一天会丢下自己的预兆?

从现在的困境里看到过去的议题

发现了吗?我们常常在讨论对方有没有回覆背后的动机究竟是什幺,可是这样的猜测并没有让你更好过。因为你真正该在意的并不是对方是否有回你的讯息,而是,究竟是什幺控制了你在感情当中的焦虑?

那些对自己没自信、又害怕对方会离开的金线菊,常常在等待,也常常怕对方会不再爱;而那些Line打开都有一大堆未读,却实际上没有那幺忙碌的人,或许只是想要享受被关注却又不想深入付出(黄逸怀,2015)。

我们总是对爱渴望,又害怕受伤。这些害怕,往往是源于过往你那些还没有解决的人际bug。那些你过去一直想要逃掉的问题,如果没有给他一个好的结局,终身会像bug一样一直来纠缠你(Sharf,2013;曹中玮,2009)。当你终于看见这样的已读不回背后真正的担心,看见自己其实只是想要被对方接住而已,才有机会开始跳出,患得患失的line关係。

延伸阅读

Koudenburg, N.、Gordijn, E. H.、Postmes, T. (2014)。 "More Than Words": Social Validation in Close Relationships。Pers Soc Psychol Bull。 doi: 10.1177/0146167214549945

Reis, H. T.、Clark, M. S.、Holmes, J. G.(2004)。 Perceived partner responsiveness as an organizing construct in the study of intimacy and closeness。载于D. J. Mashek与A. P. Aron(主编), Handbook of closeness and intimacy。(页 201-225)。 Mahwah, NJ: Erlbaum。

Sharf, R. S.(2013)。 完形治疗:一种体验式的治疗 (马长龄、罗幼琼、叶怡宁与林延叡 译)。载于 谘商与心理治疗。(第 2 版,页 227-268)。 台北: 心理出版。

曹中玮(2009)。当下,与你真诚相遇:完形谘商师的深刻省思。台湾:张老师文化。

黄逸怀 (2015)。 已读不回症候群的心理机制。 载于 张景然、谢宇姗、赖立宁、陈羿廷与刘潍萱 (主编), 向阳花木-导师通讯 (第 40册, 第 6-9页)。 彰化师範大学: 学生心理谘商与辅导中心。

贾文玲、罗丹、林逸婷 (2014)。 “你”为什幺已读不回?-从依附理论看滑世代症候群的人际困境。谘商与辅导(347),页 42-46。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8种让女生心动的LINE讯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