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入赘到有钱人家做女婿,农村母亲来城里看我,妻子却让母亲住进

  • 2020-07-10

我入赘到有钱人家做女婿,农村母亲来城里看我,妻子却让母亲住进

谁的人生不会犯错?我想,我人生最大的错误是娶了个蛮横霸道的妻子,而我母亲最大的错误就是容忍我入赘豪门。

其实妻子家也不算豪门,顶多算城里的富户,但因为我出身贫贱,对比起来,她们家自然是豪门中的豪门。

我出身农村,除了我,还有一个哥哥,家里只有一小栋两层小楼,父母均是农民。

父母为了我们两兄弟出人头地,吃了不少苦。可是,儘管父母亲没日没夜的干活,也只能供我一个人读完大学,哥哥读完高中就辍学了。

我入赘到有钱人家做女婿,农村母亲来城里看我,妻子却让母亲住进

相反,妻子家在城里有三套房,N辆车,好几个连锁店面,那种从来不愁钱的富贵是我爸妈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而妻子更是家中的独生千金,从小娇生贵养长大,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如果不是在同一个大学,我和妻子原本不会有任何交集。

她年轻漂亮,因为家境好,性格也娇蛮任性,而我除了成绩不错,长的还可以外,我和她之间就是两条平行线。

偏偏那时候妻子就是看上了我。

我承认,面对这样青春靓丽的女孩,我是没有抵抗力的,所以,当初老婆主动追我的时候,自卑的我得到极大满足,我们很快在一起了。那时候,我们大三。

毕业后,还是女友的老婆不小心怀孕了,无奈之下,我们将婚嫁提上了日程。

那时候岳父岳母并不喜欢我,只是妻子一心要嫁我,再加上生米煮成熟饭,岳父岳母才勉强同意。就算如此,他们还是提出了一个令我难堪的条件:让我入赘,并且孩子要随妻子姓。

这个条件让我倍感屈辱。

好男儿谁愿意入赘?

选择入赘后怎幺对得起爸妈?

那时候,岳父告诉我,如果入赘,会帮我找满意的工作,会给我们一套房,房子会写我和老婆的名字,还会再送我一辆车。

如果不入赘,就让妻子打掉孩子,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那时,我对妻子是有真感情的,面对她眼泪汪汪的样子,我其实道不出拒绝。

我入赘到有钱人家做女婿,农村母亲来城里看我,妻子却让母亲住进

我很崩溃,我不是没有责任的男人,所以夹在老婆和父母两种责任下的我痛苦不堪。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最后是我母亲亲自把我送上入赘之路。

「孩子,入赘就入赘吧,入赘了你就不是妈的孩子了吗?妈还有你哥。人家姑娘已经有你的孩子了,你别负了人家,而且你去他们家才更有前途,爸妈苦了这幺多年,不就是希望你出人头地吗?」那时候,母亲流泪在我耳边说的话还历历在目。

在母亲的支持下,我和妻子在她孕相未显时就匆匆办了婚礼。

我以为那是幸福的开始,然而,婚后我才知道,那根本就是痛苦的初始。

矛盾开始没完没了的到来。

结婚后,妻子为我生下一个儿子,母亲想来看孙子,照顾妻子月子,结果岳母当天就把父母送回去了,理由是家里有月嫂,不需要照顾,甚至从头到尾,母亲连她的孙子都没能抱上一抱。爸妈回去的时候,我看到母亲在偷偷抹泪。

我入赘到有钱人家做女婿,农村母亲来城里看我,妻子却让母亲住进

我想给儿子取名,结果岳父完全不顾及我的心情就按他的意思给宝宝取名。

我工作稍微晚点回家,妻子就一顿告状,紧接着就是岳父岳母的轮番指责。

岳父岳母明令我不许带七大姑八大姨来家里玩,甚至我想带父母来城里玩,他们都让我在外面开宾馆。

碰上节假日,我希望能回农村陪父亲母亲一起度过,或者接他们到城里一起过,最后总会被妻子一家蛮横阻止。

妻子开始各种蛮横无理取闹,而闹过后的结局永远是他们一家开会批斗我…

在这个家,我没有尊严,没有地位,儘管我努力工作,却永远得不到翻身。

最最让我崩溃的是妻子对我父母的恶意。

10月27日,我生日。那天,父亲和母亲特意从农村赶来,我费劲口舌讨好妻子,妻子才同意让我母亲他们来家里住。

那天母亲带了很多土特产来。土鸡蛋,土鸡,自己种的白玉豆,青菜等等。拿给保姆的时候,母亲特意交代那些都是我爱吃的,让晚上做了。

结果晚上餐桌上,母亲带的菜一个没做。而且身为客人的父亲母亲,都被安排在了下座。那天看着我爸妈黯然的脸,我心里气闷喝了不少酒。

父亲吃完晚饭就找个借口走了。我知道他心里委屈。最后,在我的要求下,我妈勉强留了下来。

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我这一举动带给我妈更大的屈辱。

那天晚上我喝了酒头疼就先去睡了,特意麻烦保姆帮母亲收拾了客房。

半夜,我口渴起床的时候,经过客厅,赫然听见一个低声抽泣的声音。我循声看去,瞬间惊呆了!

母亲居然睡在我们家狗狗睡的地铺上!虽然那上面铺了厚厚的棉垫,但那是狗睡的地方啊!

我入赘到有钱人家做女婿,农村母亲来城里看我,妻子却让母亲住进

我气疯了。一把把我母亲拉起来,大声问是谁让她睡狗窝的。母亲哆哆嗦嗦,一边抹眼泪一边惶恐的解释:没事,没事,我睡这里也一样,也一样…

我的喊叫声惊醒了妻子,她走出卧室看着一脸暴怒的我讽笑道:是我安排的。怎幺了?皮皮(狗狗的名字)能睡,你妈怎幺就不能睡了?我们皮皮可是很乾凈的,你妈的衣服也不见得比皮皮乾净呀。

妻子的话瞬间引爆了我内心积郁许久的愤恨。

我炸了。

「客房、沙发都空着,也要让我妈睡狗窝?你把我妈当什幺?这是我妈啊!生我养我的妈啊!难道我妈连一只狗都不如吗?是不是我在你眼里也不如一直狗?」我咆哮着冲过去,狠狠给了妻子一巴掌。

接下来我听到了妻子的尖叫声,紧接着是岳父岳母的狂风暴雨。

然而,那一晚我终究没妥协。儘管他们各种威胁、各种咒骂,我只是安静的陪母亲收拾完东西,然后和她一起离开了那个快要压垮我的家。

现在我已经回到农村老家。我知道,面对我的将是离婚,降职甚至是解僱的命运,所有我拥有的财富可能都将失去,但那又怎样?至少我活的磊落,至少我能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行孝,至少以后的每一天我能抬着头过。

只是,这辈子,我注定要对不起我的孩子了。可是如果不离婚,这样懦弱无能的父亲于他而言,又有何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资讯

推荐阅读

本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