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量阅读,但要加倍精细:假设你的一生只能看五十本书

  • 2020-06-19
减量阅读,但要加倍精细

一张瑞士联邦铁路的多次券有六格。每回乘车前,乘客得先将车票插入橘色的自动剪票机,剪票机会将日期及时间盖在上面,并且将左方边缘截去一小角。当六格都盖了章,票券就算用完,再也不具价值。

想像有一种五十格的读书券。使用方式同上:阅读一本书之前,你必须先注销一格。与瑞士联邦铁路多次券不同的是,这是你此生唯一的一张读书券,你再不能弄到第二张。一旦这张票券用罄,你就不许再翻阅任何新书;有别于「坐黑车」(坐霸王车),你也不能「看黑书」(看霸王书)。一辈子只有五十本书的配额,对许多人来说,也许不成问题。但对正在看本书、热爱阅读的你而言,这着实是种可怕的想法。一个人如何仅凭这幺少的书,在半开化的状态下度过一生呢?

我个人的藏书大约有三千本左右,全部读完、读了部分和完全没读的书籍大约各佔三分之一。我经常添购新书,但每年都会做个整理,把一些旧书丢掉。相较于已故的义大利知名作家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大约有三万本左右的藏书,我这寒酸的三千本藏书真可谓是小巫见大巫。儘管如此,我往往只能隐约记得书里的内容。当我的目光扫过书背,种种印象就会像淡淡的云彩般升起,夹杂着模糊不清的感觉,一个个孤立的画面时而在这里,时而在那里闪现,偶尔还会冒出一两句话来,就像划破迷雾的一叶扁舟。我很少能够记起完整的内容摘要。有些书籍我甚至不敢肯定地说我确实读过。我得翻开它们,寻找做过记号的折页或眉批。在这样的时刻里,我真不晓得什幺比较可耻,是我漏洞百出的记忆,还是大量阅读却显然十分不彰的效率。令我宽慰的是,诸多朋友的情况都与我大同小异。不仅是图书内容如此,就连我读过的散文、报导、分析报告及各类文章也不例外。坦白说,我所记得的内容实在少得可怜!

如果大部分的内容都会从记忆中流失,阅读有何意义呢?当然,我们不能抹煞阅读当下的体验,这点毋庸置疑。我们同样也不能抹煞品嚐焦糖布丁时的体验,却不会期待焦糖布丁能陶冶品嚐者的性情。仅能记得少量的阅读内容,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阅读的方式不对!我们的阅读太没有选择性、太不够仔细。放任自己的注意力四处趴趴走,就好像我们放出一条恣意奔跑、乱咬的猎狗,不去指挥牠追捕宏大的猎物。我们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根本不值得理会的事物上。

如今我的阅读方式已和几年前截然不同。虽然阅读总量不变,但阅读的书籍数量却变少了,如此一来,我可以一再反覆、更加仔细地阅读这些书。我渐渐懂得小心选择。我会先给一本书最多十分钟的时间,简单浏览过后,再做出「判决」,读还是不读。多次券的比喻支持着我的极端行为。我手上这本书真是我愿意用一格票券换取的吗?这类书籍非常稀少。但如果是这样的书籍,我就会反覆阅读,原则上读完一遍就接着再读一遍。

重複阅读一本书?有何不可?像是音乐,我们不也很习惯反覆聆听同一首歌曲。演奏者都知道,人们不可能在视奏一回后就立即掌握一套总谱,得要经过多次专注地演奏才有办法,不能赶着去弹下一首曲子。为何阅读就不能如此呢?

阅读两次的效率不仅是读一次的双倍,结果更高;根据我个人经验,甚至会达十倍。阅读一次,仅能让我记住百分之三的内容,再次阅读,我记住的比例约达百分之三十。

人们在缓慢、专注的阅读下能够吸收多少内容,在二次阅读的过程中能够发现多少新东西,藉由这种细緻的阅读方式能够如何强化理解力,这一切总是一再让我感到讶异。一八六七年在巴塞尔,当杜斯妥也夫斯基见到小霍尔班(Hans Holbein)的《墓中基督》(The Body of the Dead Christ in the Tomb )时,他完全被这幅画作所惑,他妻子花了半小时时间才把他拖走。两年后,他以近乎照相的方式,将那幅画的细节重现在所写的小说《白癡》(The Idiot )里。如果只是随便看看,会有这样的效果吗?

恐怕不太可能。必须沉浸在画作里,这位伟大的小说家方能创作出非凡的作品。「沉浸」在这里是关键字。是「漫游」的相反词。

补充说明,第一,「效率」一词听来颇有科技风味,我们真能如此品评书籍吗?是的,这种阅读方式的确是实益取向,也完全不浪漫。把浪漫用在其他事物上吧。一本书如果不能在读者的脑海里留下任何痕迹(可能是因为那是本烂书,也可能是因为读者没读好),我觉得那就是在浪费时间。一本书的性质完全有别于一份焦糖布丁、一趟阿尔卑斯山观光飞行或一次性爱。

第二,侦探小说和恐怖小说该被读书券排除在外,我们可以破例不读两遍。谁想要遇见一位已知的凶手呢?

第三,你必须亲自决定个人的读书券该有多少格。我把往后十年的额度限制在一百格,平均一年只有十本。对一个作家而言,这简直少到犯规!然而,如前所述,我会在享有极大的乐趣与十倍效率中,反覆阅读这些卓越的书籍。

第四,如果你还年轻,例如仍处在阅读生涯的前三分之一阶段里,便该尽可能地「吞噬」大量书籍;小说、短篇故事、诗词、专业知识的普及读物都好。疯狂地囫囵吞枣,不必顾及品质,随心所欲地读好读满。为何?这涉及数学上的最佳化,人们将其称为「祕书问题」(secretary problem)。典型的表述就是:从一大堆应徵者中找出最好的祕书。藉由面试并拒绝前百分之三十七的应徵者,做成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基本分布图。藉由疯狂地阅读,或用统计的说法,藉由在人生最初三分之一的阶段里大量採样,你就可以得出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阅读基本分布图。你会让自己的判断力变得敏锐,日后有能力做出明确的选择。因此,请等到大约三十岁左右再启用这套读书券,届时请务必严格遵守选书规则。毕竟年过三十,便不该再将苦短的人生浪费在烂书上头!

相关书摘 ►黑盒子思考:那些搞砸的事情能让你的人生变得更好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生活的艺术:52个打造美好人生的思考工具》,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鲁尔夫.杜伯里(Rolf Dobelli)
译者:王荣辉
绘者:艾尔.波丘(El Bocho)

继传奇畅销书《思考的艺术》、《行为的艺术》后,杜伯里强势回归
新书上市,蝉联德国亚马逊、《明镜週刊》排行榜TOP 1,声势不坠
全德最受瞩目的作家,无数读者殷切期待的最新力作

越是重要的事情,你越不该视情况弹性决策
跳出能力圈寻找机会和成就,十之八九达不到预期效益
少做傻事比汲汲于做大事,更能让你成功

我们总以为成功是一点一滴拚搏、累积来的,
错!美好人生不是「赢来的」,而是「输掉的」。
少犯错,幸福的可能性就越高。
应付複杂的现实世界,需要装有各种思考方法的工具箱,
避免各种徒劳无功的尝试,耗费时间与精力,
并预料哪里隐藏着危险与障碍,事先预防、绕道而行,
避开层出不穷的问题与意外在你的人生道路中设下的路障。

爬梳古希腊哲学理论与当代心理学研究,
杜伯里延续《思考的艺术》、《行为的艺术》诙谐有趣、轻鬆易懂的写作风格与格式,
标举出52个思考工具,帮助你聪明思考、理性作为,活出生活的艺术、建构美好的人生。

减量阅读,但要加倍精细:假设你的一生只能看五十本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资讯

推荐阅读

本周热文